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最強贅婿

844:摯愛呵護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“吵吵嚷嚷的,掌嘴,家主正在休息,別打擾到家主了。”柳欽氣惱地說。

    兩名保安抓著阿福的兩只胳膊,另外一名保安“啪啪啪”地在阿福的嘴上扇了幾下,打的他口冒鮮血,牙齒都被打掉了一顆。

    “滾,以后別再來了。”

    柳欽惡狠狠丟下這么一句話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阿福不甘心地叫嚷,“我好心好意來幫你們,你們不領情,還打我,好,那我就將我一肚子的情報,賣給別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。”龐飛是那種在乎你幾個小情報的人嗎,不是!

    家主不是,他也不是!

    小憩了一會,柳欽前來叫龐飛,“家主,快到小姐放學的時間了,我讓人送你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龐飛睜開迷蒙的眼睛,從床上下來。

    昨晚一夜沒睡好,今天又起了個大早送曹秀娥和安建山回去,這一天一夜下來確實夠折騰人的。

    柳欽安排了人開車,龐飛在去的路上還能小瞇一會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堅持去接囡囡,是因為那丫頭現在超級粘著龐飛,早上龐飛沒送她去上學,她就為這事鬧騰了好久。

    從囡囡出生到長這么大,龐飛幾乎沒怎么陪在她身邊過,心里對囡囡有著太多太多的愧疚之情了。

    囡囡想要的,他會盡量去彌補,他能做到的,也都會盡量去做。

    囡囡看到爸比下午來接自己了,高興的不得了,“爸比……我剛才還在想你來不來接我呢……你要是不來的話,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臭丫頭。”龐飛寵溺地在囡囡的鼻子上捏了一下,“竟然還想再也不理爸比了,嗯?”

    “沒有沒有……囡囡不是不想理爸比了,只是想爸比能來接囡囡……爸比不來,囡囡就傷心,所以才那樣說的……”

    這小丫頭,就會哄人開心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上車嘍。”龐飛將小丫頭放在車上,“走。”

    司機將龐飛和囡囡送回牛頭山,林妙雪還沒走。

    不過,客廳里的氣氛看上去并不太好,安瑤和林妙雪,似乎鬧的有點不太開心。

    龐飛顧打趣,調節氣氛,“林大小姐,什么時候回國的,怎么也不跟我們說一聲?”

    林妙雪硬扯出一抹笑容,笑的卻是比哭還難看,“龐飛回來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雪,我送你。”安瑤起身跟上。

    林妙雪應了聲,表情看上去還是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龐飛將囡囡放下,便也跟了出去,依照安瑤的性子,若是沒有出事的話,她必定要將林妙雪送到看不見為止,但今天安瑤只是站在別墅門口,并沒有跟著送上去。

    龐飛也不多問,只是伸手攔住安瑤的肩膀,不想讓她的心情再那么的低落。

    “我安排人收拾高耀威的事情,林妙雪知道了。”安瑤嘆息著說,“她雖沒有明著責怪我,但話里話外的意思,都在告訴我,讓我別再管她的事情了。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哪個男人是在利用她,根本不是真心對她的,我擔心她再次受到傷害,不想他再被人傷害,所以我那樣做了,是我的錯嗎?”

    龐飛道,“別人領情就領,不領情就算了,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你對她的好的。”

    話雖這么說,但畢竟這事讓安瑤看見了,知道了,她若是什么事也不做,心里卻又會過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龐飛,你說我到底該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你應該別再去想那些事情,吃力不討好,何必呢。”龐飛心疼地說。

    安瑤無奈地嘆息一口氣,“再好的姐妹,也抵不過心里的隔閡。我和雪兒,表面上還在互稱姐妹,但實際上,心卻是越來越遠了。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,什么話都對彼此說,什么事都跟彼此傾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她的事情,我不會再去多管了,自己選擇的路,自己要有成果后果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龐飛欣慰地點頭,“如此甚好,我老婆終于長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。”安瑤沒好氣地在龐飛的胸口錘了一下,“我是三歲還是四歲,什么叫我終于長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這思想終于成熟了,不像以前那么愛操心了。這是好事!咱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,管別人那么多閑事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樂樂還沒回來,你安排人過去叫他一下吧,那孩子,現在一天到晚地守在飛機場那邊,也不知道看什么呢。”安瑤不想再那個話題繼續下去,話鋒一轉,說道。

    龐飛道,“已經安排人去叫了,估計一會就回來。”

    其實不然,樂樂可不是整天守在飛機場那邊盯梢,而是借著這個借口,四處在山里玩耍的。

    他要是直接說自己要去山里玩的話,安瑤肯定不放心,肯定要安排人跟著他。

    試想想,玩就玩吧,屁股后面還老跟著幾個人,那多不自在。

    這兩天他每天帶著小靈子往山里面一鉆就是一整天,沒人管沒人問,過的別提多逍遙自在了。

    不上學的日子就是好啊,不用禁錮在那個小小的牢籠里,想干嘛就干嘛,簡直是爽歪歪。

    “小靈子,你趕緊把身上的草摘一摘,別一會露餡了。”按時返回飛機場這邊,只要不被護衛發現端倪就行。

    小靈子遵照樂樂的意思,將身上沾的雜草清除干凈,再抹上一點泥土,弄出一副兩個人在飛機場呆了一整天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小少爺,咱們該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走吧。”樂樂沖小靈子使了個眼色,一副看哥厲害不的樣子。

    小靈子嘻嘻一笑,露出一口殘缺不齊的牙齒。

    她比樂樂掉牙早,兩顆門牙都已脫落,看上去像個小老太太一樣。

    山頂別墅的寧靜優美只是表面現象,實際上,盯著這里的豺狼虎豹,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有隱匿在黑暗中如豹子一般時時盯著安瑤的笑面閻羅,有守在卡扣處固執無比的歐警員,有暗地里要安瑤和龐飛離婚的軒轅夢,還有被丟到深山里但卻死不甘心的百里瑤兒……

    龐飛從來沒有松懈過,也從來沒有真正地讓自己沉睡過。

    每一個夜里,他都是整個家里最驚醒的那個人,因為他要保護一家人的安危,不得不時時刻刻處于驚醒中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安瑤和幾個孩子都睡下了,龐飛卻是坐在樓下客廳的沙發里,默默地抽著煙。

    有護衛悄無聲地進來,小聲報道,“家主,殿下那邊近期的動態,都在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龐飛伸手接過,沖昏暗中揮了揮手,示意護衛退下。

    這份調查表,是龐飛托時峰暗地里跟蹤調查的。

    在這么多的危險中,龐飛最不安最擔心的,只有軒轅夢那邊。

    那女人越是安靜沒有動作,龐飛就越是不安心,這就像是虎豹豺狼在襲擊獵物之前的隱匿一樣,不是真的安靜下來了,而是在伺機出發!

    從這份調查表中不難看出,軒轅夢的目標,還是鎖定在安瑤身上。

    那個女人究竟打的什么目的,為何處處跟安瑤過不去?

    且不管軒轅夢的目的是什么,龐飛都決不允許她碰安瑤一根頭發。

    牛頭山是他的地盤,有眾多的護衛守護,只要安瑤呆在牛頭山上,龐飛就能確保安瑤的安全。

    所以這幾日,龐飛總是故意給安瑤安排活,不是讓她去飛機場那邊看看,就是去看看百合花,要么就是去吳芊芊那看看劇組的拍攝等等……

    總之,安瑤已經連著好幾天沒出過牛頭山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到了周末,一家人也是在牛頭山上度過,龐飛帶著一家人去野炊,在自家山上野炊。

    要么就去打野味,亦或者是爬山鍛煉身體等等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吶,龐飛,你這是要把我圈盡在牛頭山上嗎,讓我做你的壓寨夫人啊?”這山勢非常陡峭,爬的安瑤氣喘吁吁的。

    龐飛笑著說,“如此甚好,我也就不怕你被那笑面閻羅惦記了。”

    “連那種人的醋你也吃?”安瑤終于在龐飛的幫助下爬上去了。

    真高啊!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,只能被我惦記,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,都不可以。”龐飛很是霸道地說。

    安瑤被他逗笑了。

    幾個孩子去那邊玩耍去了,安瑤和龐飛坐在一塊大石頭上,眺望著山下的景色。

    層巒疊嶂,連綿起伏……

    人跟這層層疊疊的大山比起來,實在是太渺小了。

    這種地方最是適合洗滌心靈的地方,可以讓人忘卻一切的煩惱和憂愁,沉浸在這大自然的美妙氛圍之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安瑤深吸一口氣,又緩緩吐出,“舒服。龐飛,你快點也試試看。”

    龐飛學著安瑤的樣子,深吸一口氣,再吐出,新鮮的空氣從鼻腔鉆入肺中,呼出不新鮮的空氣,仿佛身體真的被干凈的泉水洗滌了一遍一樣。

    “舒服!”

    “討厭。”學安瑤說話。

    二人笑著鬧著,安瑤突然話鋒一轉,“龐飛,你準備這樣保護我到什么時候去?”

    龐飛愕然,這一次他做的那么謹小慎微,還是被安瑤發現了嗎?

    “早就發現了,只是念在你一片苦心的份上,沒有戳穿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zuiqiangzhuixu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