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穹天女帝

第437章 最好的廂房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烏星劍揚了揚手,讓眾位弟子們安靜下來,接著便鄭重介紹無痕,說他是師父莊青云親自授牌收入的正式弟子!讓大家以后相互關照愛護!

    莊堂主親自授牌的弟子!

    眾人聞言嘩然,這在符箓堂是很難得到的待遇!顯然莊堂主對無痕是有多么的偏愛和青睞!

    大家又是驚訝又是羨慕!紛紛圍上前來道賀!

    只有內門弟子柳飚輕輕冷哼一聲,眼神閃過一絲忌妒和陰厲!

    無痕微微含笑,對每一位前來道賀的同門點頭表示謝意。

    場面一時熱鬧無比,給清靜許久的明悟峰帶來了陣陣歡聲笑語!

    不久,眾人道賀完畢后,便漸漸四散離開,繼續忙碌每日的功課和宗門任務去了。

    烏星劍對無痕歉意地道“師弟!委屈你了!雖然我們早已將你視做師父的親傳弟子,但內門弟子和親傳弟子都只有師父才能親自授命!如今師父正在閉關!我和你師姐暫代符箓堂事務!只能授命你為正式弟子!你可別介意!“

    虞絲蘿也寬慰道“是啊!師弟莫怪!你有師父贈予的腰牌,早已是名正言順的正式弟子!師父應該很快就會出關的,到時我們再提醒他,早日恢復你應有的名位,做我們的五師弟!“

    無痕笑了笑,什么名份地位!她倒是并不在乎!這符箓堂給她很溫馨的感覺,這才是最重要的!多年孤獨漂泊的她,總算在這里找到一種歸屬感,心里別提有多開心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什么,無痕好奇地問“師兄、師姐,聽你們之言,莫非師父還有第四位弟子?他又是誰啊?好象從來沒有見過!“

    烏星劍臉色一變,搖頭嘆道“別說你沒見過,我和你師姐也沒有見過!“

    “什么?你們也沒見過?“無痕突然心頭一動,暗暗有種猜測,不覺有些后悔問出這個話題。

    烏星劍沉聲道“是啊!這位四師妹是師父在外面新收的一名親傳弟子!只可惜,哎……“

    虞絲蘿輕哼道“別提她行不行!可害苦我們符箓堂了!沒見過最好!“

    無痕暗自苦笑,顯然自己猜測沒錯,他們口中那位四師妹,十有就是指的自己!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!平白破壞了現場愉悅的氣氛。

    烏星劍搖頭道“二師姐別這么說!四師妹雖是半人半妖之身,卻傳聞巾幗不讓須眉!有著令人敬重的胸懷!為了魚島眾人舍身取義!受到萬人敬仰!我們豈可因為她的血脈對她有所誤解!世人不了解她!歧視她!我們是她師兄師姐,怎可成為那樣的俗人!對她懷有偏見!“

    虞絲蘿呃然無語,嘴上說不過烏星劍,但臉上神情卻始終不屑一顧,輕輕哼了哼,側過臉去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聽了烏星劍這番話,無痕心下暗暗感動,想不到三師兄平時玩世不恭,竟會有如此成熟穩重的一面!對自己評價頗高,反而令她有些慚愧!

    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,她哪有師兄說的那么巍然正義,只是情況危急,當時又不知道小山落在誰的手中,為了避開未知的兇險,加上有自信能從幽劍手中逃脫,才會與幽劍談判交易,順便救下魚島眾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如今傳來傳去,反倒變成她為了魚島眾民舍身取義,受人敬仰,當真令她有些汗顏。

    無痕笑了笑,正尋思著該說些什么,只聽烏星劍招了招手,將遠處正準備進入正殿給祖師爺供香的柳飚喚了過來,對他道“柳師弟,你先帶風師弟去峰下廂房安排好住所,記住,一定要安排最好的廂房!“

    “是!三師兄放心!“柳飚瞅了無痕一眼,恭身應諾道。

    烏星劍拍拍無痕肩膀道“師弟,你先跟柳師兄下去好好休息幾日,等身體完全康復沒有問題了,再來找我與你師姐!我們與你詳細講述宗門事宜。“

    “是,謝過師兄、師姐!“

    無痕含笑向烏星劍、虞絲蘿告辭,跟隨著柳飚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明悟峰分為前山和后山兩部分,前峰山腰是正殿和東西側殿,是符箓堂弟子聚集學習之所,前峰山下是片茂密的桑木林,成片的房舍內住的是正式弟子的居所,而后山,則單獨開辟著許多小型洞府,靈氣也更為濃郁,是內門弟子的修行之處。

    至于堂主莊青云的洞府,自然是修筑在峰頂之巔。

    明悟峰周邊還有幾座小型無名山峰,是親傳弟子的洞府領地!整個無極宗,也只有各堂的親傳弟子,才有資格逃選區域內一處小型山峰,劃為私人的潛修領地!其他弟子沒有資格,也是羨慕不來的。

    無痕現在名義上只是正式弟子,因此只能跟隨柳飚往山下居所走去。

    來到山下正式弟子的房舍,柳飚將無痕交給前峰管事弟子曾超,淡淡說道“曾師弟,這位是新入門的風師弟!二師姐和三師兄特意交待了,要好好關照,你安排最好最大的那間廂房給他,記住,最大那間!至于往后的一些注意細節,抽空慢慢跟他交待吧!“

    曾超是名面色黝黑的壯碩青年,化元中期境界,性格有些隨和開朗,聽到柳飚這般鄭重其事的交待,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無痕出于禮貌,向柳飚抱拳行禮,說了幾句感謝之言。

    誰知這柳飚卻是不冷不淡,輕輕撇了無痕幾眼,轉身拂袖離去,倒把無痕搞得莫名其妙,暗自思忖到底自己哪里得罪他了。

    曾超拍拍無痕肩膀道“嗨!別管他!柳師兄就是這個樣子,對誰都冷冷清清的,以后相處時間長了,你就知道了。“

    無痕笑了笑,這種人和事她也見得多了,并未放在心上,很快便丟之腦后。

    曾超見無痕的修為境界竟然比他還高一個層級,態度上自然絲毫不敢有半分輕怠,一路引領著她來到東邊最大的廂房。

    這是一間獨門獨院的居所,中間是正室,左右分別是雜物房和側房。

    推開門,迎面是處約十丈方圓的小院,正中種著一棵棗樹,上面零星結著幾粒青棗,飄著絲絲滲人的香氣。

    無痕非常滿意,這間廂房比周邊其他房舍要寬敞許多,顯然是最大最好的一間了。

    她正要向曾超表示謝意,曾超卻輕咳一聲,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“呃……這個!風師弟,先別謝我,這間廂房雖是這里最好的一間,不過平常都很少安排弟子居住,要不是柳師兄特意吩咐,我也不想將你帶來這里。“

    無痕奇道“這是為何?“

    曾超無奈道“原本這間廂房是這里最好的一間,自從隔壁住進了許師妹!這里便再也無人愿意居住了!“

    “哦?這位許師妹莫非性格怪癖、難以相處?“

    曾超搖搖頭,嘆道“如果只是性格怪癖還好說,她呀!根本就是一個小瘋子!“

    qiongtiannvdi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