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萌妻難追:總裁爹地太難纏

第657章 壞到這個地步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每次她在臺上看到臺下的傅靳城,她不管多驚慌都能很快平復。

    仿佛他的存在便是最大的支持,也是她站在臺上的所有意義。

    可這份意義太脆弱了。

    把自己一生的悲喜都系在了一個人身上,而這個人還是自己看不透猜不透的人,太冒險了。

    稍有一點風聲,自己的世界就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這,不該是愛情的模樣。

    文嵐見秦溪不說話了,輕輕低了頭,小聲道“秦溪,我知道現在說很多話都沒了意義,但我還是想代劉申跟你道歉。如果不是他,你和你的家人也不會分離。”

    提到這個,秦溪的心思回攏了。

    臉色也隨之緊繃。

    當初如果不是劉申出意外,那爸爸也不可能被真正判決。

    或許,早就出來了。

    甚至,后面的那么多紛爭也不會了。

    但,事實就是事實。

    她伸手握住了文嵐的手,淡色道“劉申的錯不該你來背,我爸爸的事雖然跟他有關,但他也不是始作俑者。我沒放棄調查背后的黑手,所以文嵐你也不要因為任何人放棄自己,人都會犯錯。不可能因為一次錯誤停滯不前,我們應當更珍惜手里能握住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文嵐垂下眼簾,眉目間充斥著無法遮掩的悲傷,“秦溪,你比我堅強。我沒辦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秦溪搖頭,握她的手更用力了,“我沒有比你堅強,我只是更尊重自己的意愿。而你太較真過去了,所以沒辦法走出來。但是文嵐你還很年輕,或許你不能再遇到劉申這樣的人,可你肯定能遇到跟劉申一樣對你好的人,不要失去希望,好嗎?”

    文嵐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抬起頭看她,“秦溪,那你還記恨那些傷害過你的人嗎?你有走出過去的陰影嗎?”

    雖然她之前沒跟她碰面,可也聽說了很多關于秦溪的新聞。

    她難以想象,人心可以壞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秦溪再搖頭,“沒有。我也有自己沒辦法自解的心結,也有不能回避的脆弱。但這些并不會阻礙我繼續追求我的熱愛,所以我也真心希望你能重新出發。”

    文嵐反握住她的手,“你的意思我明白,只是我還需要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沒人會逼你,慢慢來。”

    秦溪想起金池的廣告,忍不住又問了一句,“文嵐,你這段時間還有在做模特嗎?”

    文嵐搖頭,“沒有。我已經快一年沒上過t臺了,你知道的我們這行更新換代很快,所以我也沒那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文嵐的氣質和眼神是她見過的模特里最特別的,也是最干凈的。

    不該被這么埋沒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看到了你獲得a國際設計金獎的新聞了,恭喜你。你現在是一名很有名氣的珠寶設計師了,應該不會再有人拿那些子虛烏有的抄襲新聞來抹黑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秦溪現在并不擔心這些事,反正說來說去都是說那些澄清過的事,她也懶得管。

    再說,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,那些新聞的真假總有人會分辨。

    “文嵐,你有想過再做模特嗎?”

    提及自己曾經最熱愛的事業,文嵐的眸子閃動微弱的光。

    只是,很快又暗淡了。

    “目前沒有。”

    秦溪沒錯過她眼里的落寞,如果有機會,她還是想幫文嵐一把的。

    畢竟她是沒錯的,不該被牽連。

    打車回酒店,秦溪準備今晚把香水瓶的設計稿畫出來。洗完澡后,她把頭發盤起,穿著睡袍坐在獨立辦公間準備開工。

    門卻被人敲響了。

    她隔著貓眼,看到敲門的是陸厲。搜搜

    她打開門,疑惑地看著他,“陸總那么晚敲門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陸厲站在門外,看到只穿了睡衣的秦溪,眼神有些發直。

    秦溪注意到后,收攏了微微敞開的衣襟,把半邊身體藏入門后,又問,“傅總?”

    陸厲這才拿出自己買好的一袋藥遞給她,“你之前不是說你不舒服嗎?我想你可能感冒,也可能是酒精過敏,所以把可能買到的藥都買了,你看看有沒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溪目瞪口呆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那個。”陸厲意識到自己這么做有些傻,立刻正色,“我就是來看看你,你沒事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溪收起藥,準備關門。

    又見陸厲回頭,“如果有什么不舒服,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。別自己硬撐。”

    然后小跑著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秦溪看著已經瀕臨三十的陸厲跟剛畢業的小年輕似的小跑回去了,不由詫異挑眉,他這次又在玩什么套路?

    低頭看了看這一大袋藥,把門重新鎖上,隨手把它們放在門口的柜子上,準備回辦公間。

    怎料,敲門聲又傳來了。

    秦溪蹙眉,陰魂不散了?

    她冷下臉,直接拉開了門。

    空蕩的走廊上,瞬間激起了一股風聲。

    吹得她額前的碎發微微飛揚。

    讓她看清了門口站的人,并不是陸厲,而是一身酒味的傅靳城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——”

    一股大力襲來,將她壓得生生后退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門被鎖上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也被一個微涼的唇吻住。

    傅靳城整個人都壓在了她身上,直至把她抵在了墻上,他才改變了姿勢。

    秦溪不肯就范,努力避開。

    傅靳城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讓她避無可避,只能接受他的親吻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酒味很濃,就連呼出的氣都是醉人的酒味。

    秦溪被這股酒氣轟熱了臉,感覺唇上也傳來了麻痹感。

    許是不夠滿足,傅靳城的吻愈發用力。

    大手掐住她的腰,把她往上一提,長腿直接抵在了她的腿間,讓她坐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另一手繞過她的腰,將她緊緊扣在了自己懷里。

    然后再度侵奪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都在旋轉,秦溪的大腦漸漸失去了清醒。

    與他一同墮入這片醉海。

    夜色浩渺,燈影如繁星遍布了整片夜色。

    秦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等到意識再度回攏的時候,她已經被傅靳城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他脫掉了外套,再度傾身壓住她。

    灼熱的體溫,隔著薄薄的襯衣,直直灌入了秦溪的指尖,熨燙了她所有的神經。

    ngqanzhuizongaidieditaanhan0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