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來自未來的神探

448 真相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玉華分局食堂已經恢復了午餐供應。

    經過一段長假,食堂師傅水平大漲,尤其是一道辣椒小炒肉,十分的下飯。

    警局已經恢復了正常工作,每人一張桌子吃飯根本不夠。

    韓彬打完飯就回辦公室了,同樣是每人一張辦公桌吃飯。

    “李輝,你和曾隊上午審訊的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樣,那小子一口咬定,自己以前也是宋白江的受害者,后來被脅迫當了幫兇。”

    “有沒有問出關于宋白江更多的線索。”

    李輝喝了一口雞蛋湯,“問了幾句,但是楊志超也不是很清楚,后來怕他起疑,就沒敢再繼續問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計楊志超并不想死,還抱著一絲活命的希望,所以將罪名都推到了宋白江身上,至于他所謂的自己也是受害人的身份,沒準是他編造的。”

    趙明接過話茬,“就算這小子是從犯,畢竟是死了三個人,他還能活嘛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比想象中的精明多了,他聲稱自己有精神病,要求進行精神鑒定。”李輝用勺子搗了搗飯,“為了這事,曾隊跟上級領導匯報了,也不知道現在啥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娘的,現在這些殺人兇手都學精明了,一個個的都往精神病上面靠。”杜奇哼道。

    “彬子,你們那邊啥情況?”

    “那個彼岸是個曉姐,楊志超是她的常客,兩個人認識半年了,她說楊志超不是玻璃,應該是直男。”

    李輝笑了笑,“怎么可能不是玻璃,我就沒見過幾個比楊志超還娘的。”

    韓彬瞥了他一眼,“在這方面,彼岸應該比你的判斷更準確。”

    李輝反駁,“沒準楊志超是在騙彼岸呢。”

    韓彬搖了搖,“如果說到騙的話,楊志超騙咱們的可能性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楊志超會不會是個雙姓戀。”李輝道。

    韓彬吃了一口辣椒,辣得通透,很舒服,“也有這種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王霄嘆道,“可惜那個宋白江死了,否則兩個嫌犯一起審訊,就可以做個對比,不用像這樣只聽楊志超一面之詞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。”一陣門響。

    “請進。”

    “咯吱……”一聲。

    門開了,吳霞一手掏著兜,一手拿著資料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呦,都吃飯呢。”

    韓彬起身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“吳姐來了,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氣了,你要的鑒定報告出來了。”吳霞將文件放到韓彬桌子上,“趙曉山死前沒有遭受過姓侵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吳姐,這個鑒定對案件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有用就行,我也算沒白忙一場,你們吃飯吧,我先走了。”吳霞打了一聲招呼,就離開了二組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組長,趙曉山的尸體不是已經切成段了嗎?而且主犯嫌疑人已經死了。”孫曉鵬道。

    韓彬知道孫曉鵬要說什么,但這個鑒定依舊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王霄最先反應了過來,“不對呀,按照楊志超的說法,宋白江抓趙曉山三人的目的就是為了姓侵、殺人,按理說趙曉山死前應該是遭受過姓侵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說明楊志超在撒謊,他們抓走趙曉山三人的目的,并不是像他說的那樣。”韓彬道。

    孫曉鵬追問道,“那是為了什么,他都已經承認是幫兇了,還有隱藏殺人目的的必要嗎?”

    韓彬沒有回答,因為他還在等另外一條線索。

    飯后,韓彬照例睡午覺。

    期間,馬景波也返回了二組辦公室,不過臉色有些難看,也沒人去觸霉頭。

    下午兩點多,田麗推門走了進來,“組長,楊志超一家四口的經濟狀況都已經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韓彬揉了揉也眼睛,戴上口罩,“有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有,問題還不小。”田麗喝了一口水,潤了潤喉嚨,

    “楊志超母親的賬戶每個月都有大筆的進賬,其中六月份五萬,七月到十二月每月兩萬。今年有三筆緊張,月號五萬,月號五萬,月號五萬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韓彬要過銀行流水,仔細查看了一番,心中的猜測也愈發篤定。

    “乖乖,誰會給楊志超這么多錢,難道是那個宋白江。”李輝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宋白江給的,那么兩人的關系應該不像是楊志超說的那樣。”王霄道。

    馬景波站起身,追問道,“給楊志超母親賬戶匯款的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這個人叫宋新海,我看過證件照,就是那個自殺的宋白江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對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,馬景波也懷疑楊志超在撒謊,但是,一時間又想不清其中的關鍵,總覺得跟著一層窗戶紙,田麗提供的線索讓他豁然開朗,

    “韓彬,跟我一起去提審楊志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玉華分局審訊室。

    楊志超坐在審訊椅上耷拉著臉,“警察同志,我把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韓彬板著臉,“楊志超,我對你很失望,我們給過你機會,你自己沒有珍惜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露出無辜的神色,“韓警官,您這是什么意思?我一直在配合你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別裝了,宋白江,不,應該是宋新海已經交代了,他準備出面指證你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臉色微變,“他能指證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用錢買通他,讓他幫你一起倒賣人ti器管;至于所謂的nue待和姓侵,不過是你用來掩護的借口。”韓彬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韓警官,您被宋新海騙了,他根本是在撒謊,什么倒賣人ti器管,我根本就不知道。”楊志超狡辯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編了,我們已經見過彼岸了,你根本就不是同姓戀,而且我們已經對趙曉山的尸體進行尸檢,他死前根本沒有遭受過姓侵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沉默了良久,“這都是你們的猜測,有什么證據?”

    韓彬笑了笑,“宋新海就是最好的人證,他會以從犯的身份轉為污點證人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雙手敲著審訊椅,“狗屁污點證人,他才是真正的主犯,有什么資格指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是主動招認,一個是被指證的嫌犯,你覺得我們會相信誰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捂著臉,“怎么會這樣,怎么會,我怎么就成了主犯!”

    “那你成不承認,兩個人一起倒賣人ti器管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承認,但我不是主犯,宋新海才是主犯,是他主動找我的,他還說我在體檢中心工作,可以找到符合他們條件的供體。”

    “供體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宋新海就是供體中介,我只不過是他找來的幫兇,我只是提供受害人的信息,并且協助他綁架受害人,但是我從來沒有殺害過嫌疑人,我才是從犯。”楊志超喊道。

    韓彬看了一下日記本,繼續問道,“為什么要撒謊,為什么要偽裝成同姓戀?”

    “這是宋新海的要求,他要求我偽裝成同姓戀,他還說一旦被警方抓了,就算招供,也不能說出倒賣器管的真相,死也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能說?”

    楊志超毫不遲疑道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還是不想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不知道,你們見過宋新海就應該知道,他很兇悍的,我是真的怕他,不敢正臉看他,他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,我想著反正都是死,就答應他了。”楊志超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將器管賣給誰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沒見過。”

    “上家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,我只聽宋新海說過,他的上家是受體中介。”

    韓彬在本子上記了一下,“一共有幾種中介。”

    楊志超思索了片刻,“三種,最下層的是供體中介,也就是宋新海這樣的,據說像他這樣的人在外省也有,屬于最底層的;他上面還有受體中介,屬于第二等級,掌握著一定的關系網和人脈;至于最高等級的中介我就不清楚了,宋新海不肯說,我也不敢多問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楊志超猛然意識到了什么,“這些話宋新海沒有告訴你們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出面指證他嗎?他才是主犯,我是幫兇。”楊志超道。

    “你沒有這個機會了,宋新海已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楊志超長大了嘴巴,露出驚訝的神色,

    “那你們……你們在騙我,難怪你們一直套我的話,詢問我關于宋新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楊志超,我們是在幫你,越早交代,對你越有好處。”韓彬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楊志超冷笑了一聲,又翻供了,“實話告訴你們,我也在騙你們,我剛才說的都是假的,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倒賣器管。還是像我之前說的,宋新海是個變太,他就是單純的想殺人。”

    韓彬笑了笑,“我又給了你機會,怎么就不知道珍惜,你有沒有想過,我們是怎么知道宋新海這個名字的?”

    楊志超臉色的笑容僵住了,“你們……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們查過你母親的賬戶,知道你參與倒賣器管是為了錢,你之所以不肯承認,也是因為錢。”韓彬站起身,將一份文件扔到楊志超面前,

    “在進入審訊室之前,我們已經申請凍結了你家人的賬戶,你倒賣器管的非法所得,都會被法院收回,賠償給受害人的家屬。”

    妙書屋

    iziweiideshentan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