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神醫妙相

1020:要咬一口這只蛋糕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00咬一口這只蛋糕

    神戶龍一終于死了,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重大的好消息。這會兒最高興的人無疑是川刀承龍和林浩然,這是一個詭異的現象,一對生死仇敵居然同時為同一個人的死亡而高興,而這個死去的人,竟然這對生死敵人的同盟和敵人。

    在島國國內,清巢全能教余孽的追捕工作還在進行,而川刀承龍則悄悄進行了慶祝,悄悄進行對創世紀資產的控制。如無意外,幾個月后,神戶龍一創立并掙下的這份若大的資產,便會成為川刀承龍今年最大的收獲。

    林浩然同樣非常高興,敵人比自己先倒下,當然是值得高興的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們終于為美姍、肖靜、媛媛報了仇,晚上是不是好好慶祝一下。”陳明倒了杯酒給林浩然。

    “好啊,晚上慶祝一下。”林浩然的心情非常好。

    “可是,搞點什么事情好呢?在這破船上,好像除了喝酒找女人,還真沒啥好玩嘛。”陳明跟林浩然一樣,不喜歡賭,所以真的找不到太多娛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就喝喝酒,吃吃東西唄,把蕭大哥叫過來,他或許有主意。”林浩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哈,這個酒肉道長比我們會玩多了。”陳明笑道給蕭魯虎發信息。

    對于吃喝玩樂,嫖賭飲蕩抽這些事兒,蕭魯虎自有他的見解,在他而言,吃喝玩樂是人的本能需求,那些所謂的工作狂人,不在呼吃不在呼喝,也無需娛樂的人,那已不是正常的人,那是本能扭曲的人。他還認為,真正的道,不存在于高高在上廟堂之上,也不存于那些所謂的士大夫之中,而存在于市井里,存在于社會的底層。紅塵煉心,他認為,他嫖賭飲蕩抽只是為了讓心更堅強,讓道更明晰。

    林浩然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對,不過,他能理解那些從事出賣的人,他認為,靈魂圣潔,比干凈重要得多。雖然,嫖賭飲蕩抽大多時候是違法的,但是,法并不代表道,也不能裁定靈魂的圣潔與否。有太多身體不違法,身體不骯臟的人,靈魂,早已臟得如陰暗的糞坑。這些人,就算身體再守法,身體再潔凈,他們都不可能明道,更不可能得道。其實,大多時候,這些嘴道掛著道德的人,是最沒道德的人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蕭大道長帶著他的金毛女友來了,看得出,這金毛女友被蕭大道長征服了,竟然一刻也不愿意離開他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這就不對了,大好時光,高床暖枕,你竟然將美女趕出去,而兩個臭男人在這里喝酒,浪費時光啊你在。”蕭魯虎進門看到只有陳明和林浩然,而沒女人,大聲指責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總不能讓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樣的吧。”林浩然笑說。

    “快說,叫我過來干嘛,我沒空呢。寶貝,等會兒我們干嘛去?”蕭魯虎這會兒簡直就是一個浪蕩無比的紈绔一樣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,你說了,要到最頂層曬著太陽來一次激情,我覺得那并不是那么好,不如我們去喝酒吧。”金發大洋馬說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喝酒好。蕭大哥,那老賊已死,陳明說,要慶祝一下,讓你看看怎么玩呢。”林浩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們現在在郵輪上,除了吃喝玩樂真沒什么好玩的,租一個廳子開舞會吧,這個不需要我們操心,出錢會有人策劃好的。”同樣是第一次上郵輪的蕭魯虎竟然十分了解這郵輪上的門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這些就交給蕭大哥你了。”林浩然笑說。

    “這個交給我吧,我保證讓你們玩得盡興。”金毛大洋馬說。

    “好啊,交給你們了。”林浩然說。

    林浩然策劃怎樣抓人整人還可以,要他策劃怎樣玩樂,他還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蕭魯虎帶著他的甜心出去了,房里又剩下陳明和林浩然。

    林浩然點了一支煙,心思又轉到了川刀承龍及神戶龍一的身上,他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,總覺得欠點什么。

    “陳明,我總覺得有點不得勁的感覺呢。”林浩然說。

    “這有什么不得勁的,罪魁禍首已死了,全能教已成一盤散沙,剩下一些普能教徒,過些時日,他們大部份人將會變回普通人,而那些對教義‘忠偵不屈’的人,要么浮出水面被抓,要么永遠像老鼠一樣在陰溝里跑來跑去茍喘殘息。。”陳明不以為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,但是我還是覺得哪兒不對,我怎么覺得廢那么大力,付出那么多將神戶龍一除了,將全能教弄倒了,我們什么都沒得到呢?”林浩然說。

    “誰說的,我們得到了創世紀的最先進基因技術啊,還有得到不少錢呢。”陳明笑說。

    “嗯,對了,對了,錢。創世紀現在價值在六七個億美刀,竟然就這樣讓川刀承龍拿去了,這是不對了,這老烏龜跟我們作對了這么久,最后竟然耍耍嘴皮子就摘了這個大桃子,這應該是我得不對的地方。”林浩然說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老板,現在你也在乎錢了啊。我說句公道的話,雖然川刀承龍在對付神戶龍一的事他并沒付出,但是,你不能否則他走了關鍵的一步,將毒藥神不知鬼不覺的給神戶給下了。如果不是他下毒 ,雖然你和蕭老道去硬拼也有可能將神戶龍一殺死。但是你們肯定也受傷,而且,就算那樣也讓全能教散了,可是,意義卻完全不一樣的。我們殺了他,是私人恩怨,我們搗了全能教,是幫派斗爭。最后,那些逃脫的人,還是全法的生活,合法的去哪里。現在可不一樣,現在他們是被通緝的邪教成員。”陳明娓娓而談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都沒錯,但是,他承刀承龍不該得到那么多,打擊邪惡勢力,本來他就有責任。不行,我得想辦法咬一口創世紀這只大蛋糕。”林浩然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覺得不得勁了,是因為有一只蛋糕沒吃上,這可是自己有份做的大蛋糕。

    幾個億美刀呢,隨便咬一口,就是醫武學校的幾年經費。

    shenyiiaoxiang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