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尋陵計

第二百五十四章:消失不見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意外聲響入甬道

    消失不見再出現

    劉軍校看著大胡子,眼神中也同樣充滿了極為復雜的神色,兩個人都沒有說話,或許此時此刻他們想的一樣,又或許,他們的想法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怎么樣,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,沒有人會知道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突然從山洞最左邊的甬道當中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響聲。

    那聲音不大,但在此時此刻四個人卻聽的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“嗒……嗒嗒嗒……嗒嗒……嗒……嗒嗒嗒……嗒嗒……嗒……”

    這聲音時長時短,每隔一段時間便重復一次,開始的時候四個人以為是水滴落在巖石上的聲音,或者是某種嚙齒類生物踢翻碎石時發出的響動。

    但是,幾十秒之后,幾個人發現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這聲音是極為有規律的,很明顯是人為造成的。

    人為造成的?

    這么說,那條甬道當中有人?

    什么人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又為什么會突然給他們發信號?

    這個信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求救?

    還是預警?

    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意思?

    無數個問題一瞬間在幾個人的腦袋里面來回沖撞。

    而唯一能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,就是找到這個聲音的來源。

    于是,在經過了一番思想斗爭之后,劉軍校說道“我想你們現在的想法跟我一樣,與其在這兒瞎猜,倒不如一起過去看看是誰在搗鬼。是真的有人,還是那些矮騾子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大,我跟你想的一樣。”李二狗當先站起來說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大胡子突然打斷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有什么顧慮?”劉軍校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難道忘了進洞之前,我們看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腳印?”大胡子看著李二狗和瘦猴子說道。

    “腳印?什么腳印?”劉軍校詫異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剛才我們摔到這洞里之前,這家伙突然在洞口摔了一跤,摔倒了以后我們看到了一排整整齊齊的腳印,直通這個洞里,那腳印很大,不像是矮騾子留下的。還有,大胡子說有人拽了他的腳踝一把……”李二狗搶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有人拽了我一把,別忘了你們還看到了我腳腕上的淤青……”大胡子說著掀起了褲腿,可讓在場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,那原本印在大胡子腳踝上的手印,此時竟然不見了。

    大胡子這時候的腳踝上,除了有一些擦傷之外,竟然什么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這是怎么回事?”大胡子驚詫的叫道。“那個手印怎么不見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好好的不見了?”李二狗也跟著叫道。

    李二狗的話音剛落,那個聲音再一次的響了起來,可這一次它比之前更響更急,那種感覺聽起來就好像是在催促他們趕緊過去一樣。

    劉軍校皺著眉頭掐滅了手中的煙頭,沉思了一會兒,終于緩緩的說道“這地方有點詭異,咱們得多加小心,別著了那些矮騾子的道兒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看了一眼地上坐著的瘦猴子,說道“猴子,你把狄龍草拿出來點上吧!矮騾子善使幻術,狄龍草的煙可以讓我們不至于陷入幻覺里。”

    可讓劉軍校沒想到的是,他說了兩遍,坐在地上的瘦猴子竟然好像完全沒有聽見,他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兩眼望著對面墻上詭異的花紋發愣。

    “喂,猴子,你怎么了?老大跟你說話哪!”李二狗見瘦猴子沒有反應,于是伸手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而李二狗這一推不要緊,瘦猴子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驚訝一般,整個人大叫了一聲,猛的從地上跳了起來,原本包扎好的傷口都被抻裂,微微的滲出血跡來。

    “我說瘦猴子,你這是怎么了?”李二狗詫異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……沒什么!我只是……只是想事情……想的有點走神了……沒聽見而已!沒聽見而已!”瘦猴子故作鎮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沒什么事兒吧?”劉軍校走過去拍了拍瘦猴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劉軍校的動作很輕,可瘦猴子整個人就好像是被電了一下,猛的轉過身,瞪著眼睛看向劉軍校,那眼神中充滿了無限的殺意。

    過了很久,瘦猴子那緊繃的神經終于有所放松,他喘著粗氣一字一句的說道“我說了……我……我沒事!老……老大……你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瘦猴子說完,再一次緩緩的蹲下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捆子泛著灰色的甘草,一伸手遞到了劉軍校的面前,“給老大,你要的狄龍草!”

    劉軍校伸手接過了那捆子狄龍草,可是他的眼睛卻始終沒有離開瘦猴子的臉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……你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干什么?”瘦猴子捂著臉上的傷口,有點尷尬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你沒事?”劉軍校再一次的問道。“如果有什么地方覺得不對,你可以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沒事!剛才只不過是走神了而已,放心吧!我真的沒事!”瘦猴子篤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確定你沒事就好!”劉軍校看著瘦猴子說道。

    說完這話之后,劉軍校轉過身沖大胡子試了一個眼色,大胡子會意連忙說道“既然都沒事,那我們出發吧!我走在第一個,誰斷后?”

    “我斷后!”這三個字幾乎是劉軍校和瘦猴子同時說出來的。

    說完之后,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瘦猴子尷尬的笑了笑說道“你是老大,你應該走在前面,最危險的地方留給我吧!”

    “呦呦呦,平時最膽小的猴子這會兒這是怎么了?怎么變的這么勇敢了?”李二狗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李二狗你能不能他媽的閉嘴!”瘦猴子聽到李二狗的話之后,猛的嚷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…我說猴子,我就是開個玩笑,你怎么這還真生氣了?行,行,行,我不說了就是!”李二狗撇著嘴說了一句之后,便開始自顧自的整理背包,從里面掏出了一把折疊工兵鏟,還一只狼煙手電筒。

    “行了,有話說話,好好的嚷什么!”劉軍校的眼睛一直就沒有離開過瘦猴子,過了一會兒,他緩緩的說道“行,既然你想斷后,那么你就走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說完,劉軍校清了下嗓子,大聲的說道“背包都整理好了吧!大胡子打頭,李二狗你走在第二個,我在李二狗后面,瘦猴子斷后。不過,為了不讓我們走散,我們得用登山繩把彼此拴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所有人答應了一聲之后,便開始將李二狗遞過來的登山繩纏在自己的腰上。

    一切準備就緒之后,李二狗揮了揮手里的工兵鏟,熱了熱身,緊接著他用食指和無名指做了一個前進的手勢,之后便率先邁入了最左邊的那條甬道。

    甬道很黑,很窄,雖然是人工開鑿過的,但是盡勉強可以容一人彎腰通過。

    幾個人大概走了十幾分鐘之后,甬道出現了第一個轉角,李二狗用狼煙手電筒上下左右的照了照,發現這里并沒有什么機關,只是兩側的墻上有著十幾個血手印。

    李二狗用狼眼照著那些血手印,發現那手印的血跡竟然還是新鮮的,很顯然是不久前剛剛印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這里不久之前剛剛有人來過。”李二狗指著那些血手印說道“而且那個家伙好像還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那個家伙發出來的信號?難道他是想求救?”大胡子皺著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這可說不準!”李二狗搖著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先別研究這些手印了,趕緊往前走吧!”劉軍校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李二狗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說完,四個人便轉過這個轉角繼續向甬道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幾個人又向前走了大概七八分鐘,甬道出現了第二個轉角,和第一次不同的是,這處轉角之后,甬道開始緩緩向下,與此同時,一股股陰冷潮濕的風從甬道前方緩緩吹來。

    幾個人沒有停留,他們沿著甬道向下又走了大概十幾分鐘的工夫,甬道便到了盡頭。

    在甬道的盡頭,是一道半開著的石門,而那些帶著腐朽的風正是從那道門里面吹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這兒有道門,伙計們!”李二狗說道。

    “門里面是什么地方?”大胡子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看不太清,但是……”李二狗輕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劉軍校問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好像看到了……看到了……看到了一個人!”李二狗驚詫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人?什么人?”大胡子驚詫的問道。“這里真的有人?”

    “更要命的是,這個人……我們好像……好像……認識!”李二狗透過石門向里面望去,而他說這話的時候,他整個人的聲音幾乎都在顫抖,顫抖到身后的人幾乎都聽不清他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們認識?難道是那個小兔崽子?”劉軍校驚訝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!”李二狗咽了口口水,又使勁兒的用左手揉了揉眼睛,生怕自己看錯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是誰?”大胡子驚詫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李二狗瞪著大眼睛回頭望去,過了好長時間,他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“是……是……瘦猴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是……瘦猴子!”聽到李二狗的話之后,劉軍校和大胡子同時驚詫的差點叫起來。

    而他們兩個人說完這話之后,又幾乎同時朝自己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可此時劉軍校的身后早就已經是空無一物,哪里還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xunlgji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