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龍騰小說網 -> 其他類型 -> 我家皇后又作妖

第171章 想報答姐姐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榮安這入宮尚未拜見正主,便已是一路被三攔,她預感今日怕就不會平靜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只得帶著錦繡趕緊拾階而上。

    倒是常茹菲,在前方笑著與太子行了個禮后便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怕你不熟悉,我特意來引你入殿拜見。”常茹菲笑著來伸手,反而引得離開的太子回頭多看了兩眼。

    “姐姐倒是夠意思!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一幫人在殿中惺惺作態,我瞧著累便自告奮勇表示要出來迎你。”常茹菲笑了又笑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可笑?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因為你姐不爽,所以我通體舒泰,看著你與那朱承熠站在一塊也覺順眼極了。”

    榮安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姐怎么不爽了?”

    “妝扮不如顏飛卿,氣度不如陶云,氣派不如我,嬌艷不如曹小姐,本還以為她折騰多日今兒會叫人眼前一亮的,哪知她整個人狀態極差,眼睛怪怪的,聲音怪怪的,怎么看都有些不倫不類。那點氣度還不及往常隨意的一次宴會。太詭異了。”

    常茹菲又是笑起,“我當著皇后娘娘面冷不丁說要來迎你,你姐的臉都差點掉地上,你嫡母的假面也顫了好幾下。要說你回家不是沒幾天嗎?都做了多少天怒人怨事,把你姐逼成了那個模樣?”

    “就為這個,你就樂成這樣了?”

    “呆子。今日說好聽了是宮宴,是乞巧宴,可也是七夕宴。想來你也聽說過,皇上慣常喜歡在七月七宮宴給賜婚的。所以今日看著喜慶,實際卻是波濤暗涌……”

    榮安點點頭,她前世姑娘時沒資格能參加這宴,后來入宮成婦后也沒法參加這屬于姑娘的盛會,但她可以想象到今日之重要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榮華何必準備幾個月,何必如此懼怕自己毀了她今日,何必今早鋌而走險,連廖文慈也只能陪她一塊瘋?說穿了,還是今日意義非凡。

    “所以今日說到底,卻是一場徹徹底底的持久戰!這會兒是輕松,但午宴開始就不可掉以輕心了。我聽家姐說,屆時便是你來我往的試探和觀望,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小心。

    而午后酒宴更是重頭戲,勢必將有比試。畢竟是乞巧節,按著民俗和慣例,是要選出若干巧姑娘的。被選中的這些姑娘……只能說,絕對的前程似錦。”

    常茹菲看了下左右,壓低了聲音

    “若不出意外,今日是會定下太子妃人選的。六皇子被禁足,暫且不提,可聽說八皇子的王妃,今日也會定下。再加上幾位皇室宗親家的世子郡王和勛貴家的公子們,只要是中巧的姑娘們應該都會成為被挑選和追捧的對象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合適的,可有今日名聲加持,明日之后也是身價大增。不管對自己還是家族,都是一大步。其中重要性,可見一斑了吧?

    這么一場硬仗,豈是兒戲?若沒法爭取到前三,如何還有臉去爭太子妃之位?所以你姐,更是不容有失。可我眼瞅她那狀態……若她不是故意假裝,今日怕是懸。”

    榮安一笑“你放心。她不是假裝!她能不能得前三我不知道,但她今日的確不爽,很不爽!只怕渾身上下都不舒坦!”

    “我見她不好受,就痛快了不少。看她難受,我就想笑。”

    “常姐姐還是想要爭太子妃之位嗎?”

    常茹菲又是四下看了眼“不瞞你說,我個人來說并不是很在意。可我家近年手上無權,需要人能往上撐一把。我若有這機會和能力,自然想要試一試。好在我家根基在那,家里逼得不緊,說主要看我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常姐姐怎么還對我那個嫡姐這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是習慣吧。打從出生后我和你姐就被放在一起比。你家早年的軍權又是從我家手上分過去的。朝里軍里,總因著立場有各自的不滿。我與你姐便也成了一個較量點。被比了十幾年,明爭暗斗十幾年,我與你姐交鋒太多次,小仇小怨積攢下來,也早就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而且,我是真不喜歡你姐。我性子太直,就看不慣她那樣惺惺作態端著的。你不覺得你姐面上總似戴了畫皮一般嗎?和你家那個夫人一樣,事事都想要完美,那是人嗎?

    所以,既是習慣,也是想要爭氣,我與她幾乎見面就是掐,就是爭。有時候不為目的,就是單純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那個人,我先前確實挺中意的,可上次被你點了后,最近莫名覺得他好裝,和你姐,你家夫人一樣裝。我甚至有些煩他了……

    我昨晚與我家老爺子商量過了,今日便是盡人事,爭到了,是揚眉吐氣。爭不到,也不強求不傷心。”

    榮安接連點頭。難怪了,剛剛常茹菲與朱永昊擦肩,也就只淡淡一禮,既無多余廢話,也少了些殷勤。連那朱永昊都驚得頻回首。

    “常姐姐心態真是好。就該如此的。虛偽之人,不適合姐姐。姐姐為人坦承真誠,值得最好的。不如今日,我幫姐姐掌個眼,給選個更好的?”

    榮安笑著挽了常茹菲。

    她很喜歡常茹菲。自己要改變人生,身邊人,只要她能幫忙的,她還是愿意出手的。

    “對了,姐姐你還沒說完。今日比試過后呢?怎么安排的?聽說還有晚宴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確實無誤。按照慣例,晚宴就是一錘定音之際。觥籌交錯間,若有意向的家族應該會到皇上跟前給暗示求恩典,若皇上權衡后覺得合適,便會在歌舞升平的最后,進行最激動人心的一刻,皇上會直接開始賜婚。一整日成功或失敗,那一刻便見分曉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姐姐告知。”

    “榮安,你若想要出頭,今日是個好機會。今日你若得個巧姑娘之名,即便不入誰家眼,那么你在虞家的話語權也就不一樣了,你嫡母想要拿捏你便更難。你娘也會受惠,葛家,你舅舅和葛家的姑娘都有好處。所以我覺得你該試著努力一把。當然,屆時你可以跟著我和陶云,如若可以,我們總會幫你一把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姐姐,這份心意我記下了。”榮安突然笑起。“我突然想報答姐姐了呢!”

    榮安上下打量了常茹菲。“常姐姐今日,很是華貴端莊啊,就是缺了點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榮安上前一頓耳語,常茹菲頓時樂不可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wojiahuanghouyouzuoyao

    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山东11选5冷热号